首页故事爱情故事
文章内容页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 作者: 菀舞
  • 来源: 互联网
  • 发表于2014-10-27 09:30
  • 被阅读
  • 独与你韶华白头(三)

    (三)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我相信,久别终会又相逢,我和季枫之间,成全了这样的故事。

    我和他,选择了建筑设计专业,同班仍同桌。老天对我很好,青葱岁月里遇见了你,你如流星,是我所有的美愿和光明,季枫。

    “一玫,我希望你走过的每一条路我都能陪你走”,就像你说的那样,你真的那么做了。桐叶漫黄的秋月,你骑着车,我搂过你的腰,我们一起努力上课。周末你带我走出依华,说是要满足我吃货的欲求,霸气带我吃遍一条街,还有那只燕筝,是那次出去你买给我的,说是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还没放过风筝呢。八点星光,深夜的街道,我们走过了一遍又一遍。季枫,时光很美,你在的日子。我想,爱一个人的感觉就是他在,你很安心。就像你说的,跟在我的身后,我就是你的方向,我在,你不会迷路。从没想过,当初那个沉默冷漠的疯子季,竟可以说得如此动听的情话。

    “全世界我只对你一个人说,因为我只喜欢你!”

    “啧啧,你还来劲了,话说的越来越好听”,疯子季,就不该夸你。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他。

    疯子季从来没有向我提过他的家人,相信他有他的理由,这是一种信任。可是当他母亲找到我的时候,我才慌醒,原来我们竟是那么的不相配。他是富家的贵族少爷,而我,出落庸凡,真的是一只丑小鸭。我竟是那么的不了解他,我们之间原来还是那么陌生,走到一个世界中去是那么难。

    11月9,两岸咖啡厅。第一次如此忐忑,接到他母亲的电话,说是见面谈谈。他的母亲静坐在靠窗的藤椅上,搅动着手里的咖啡。一个女人优雅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完美显现,紫色的碎花过膝旗袍,白色蚕织披肩,一头黑色的波浪长发。“阿姨,我是顾一玫”,轻轻点头,希望带给她一个好的印象。

    “坐吧,喝点什么?”她很亲切的说到。

    “阿姨,您叫我来是……您说就好”。

    “一玫是一个聪明的女孩,那既然这样,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一玫啊,阿姨希望你能放开季枫,离开他”,她几乎是在恳求,“季枫他有能力,他需要更好的深造和发展”。双手紧紧抓着裙摆,几乎是颤抖着开口,“阿姨,我……我很爱季枫,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不会阻碍他的”。

    未待话音落下,她开口,“可是你的存在已经阻碍了他呀。他为你,打架入院,他爸爸的一个耳光至今他们还在僵持,他为你,留在这个城市,放弃出国学习,集团需要他。他父亲心脏不好,我们这个家需要他呀”,她向前伸手握住我的手,“一玫,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算阿姨求你,季枫有他的责任,放开他,好吗?”她哀求道。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想在眼泪未落之前逃跑。她没有错,因为她是他的母亲,她的所有,都是为了季枫好。我没有理由去质问她,更没有资格。

    2007年12月15,我放开了他的手。爱是自私的,他不能放弃他的前途和家人,为了一个如此的我。他会有更与他相配相爱的人。我放弃所有,包括你,只是希望你过的好。

    这一次,我打通陆铭轩的电话,希望最后帮我一次。他已结婚,有一个可爱的宝宝。

    “季枫,对不起,这么久了,我还是不能忘记铭轩,我还是不够爱你”,挽上陆铭轩的胳膊,希望可以演一场很好的戏。

    “顾一玫,你特么知不知自己在说什么?你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啊”,拉过我的手,第一次他如此挽求我,眼神哀怨。

    甩开他的手,“季枫,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伟大,我也没有那么对爱情无私,不爱就是不爱了”。

    “那我呢,这些年我算什么?”

    “所以,对不起,我不配得到你的原谅”。他走了,望向他走远的背影,步子中是愤怒,无力。他定是恨透了如此薄情的我。

    “谢谢你,铭轩哥。还是一如既往的帮我。答应我,请不要告诉他”,背过他,有些呜咽难言。

    “好,但是你要照顾好自己”,他说到,依然亲切。

    2007年1月21,巴黎的飞机,他走了。我没有去送他。这些天他的电话,我挂断,他深夜等我,我视他如路人。他一定失望极了,对于我,对于这个城市。

    一年又一年的初雪,他不在。异国的你,初雪你看到了吗?一如当初,还是那么美,安宁。

    2009年,我在米雪杂志社,成为工作一员。采访,还有阳光成为生命中寻常所有。

    “顾一玫,高莉,刘佳绿,你们这组负责此次对于长风地产的采访任务,我们杂志社有幸能采访长风,你们一定要好好完成,不要辜负我对你们的期望!”会议上,主编分配着任务。

    “好,主编放心吧,我们组一定可以的”,高莉自信的说到,“希望如此吧,长风此次归国的背后人物不简单啊,还是得充分准备好”,看的出来,主编很重视这次采访。

    “喂,你们看呐,好气派的建筑”,大厅内佳绿惊羡道,“我好奇的是长风此次新任的总经理,极其低调,巴黎画展的画手,政府大楼建设的执行长,重点是身价过亿的单身贵族”,刘佳绿暧昧的笑了笑。

    “快,电梯到了,办正事”,说着推着她们便要进电梯。却在要迈进电梯时,不敢再向前。若不是佳绿扶住我,颤抖的双腿在那一刻便要倾倒。

    “一玫,怎么了,不舒服吗?”高莉见我脸色苍白不安的问到。

    “没……没事,有点贫血。”头脑嗡嗡间找着借口掩饰此刻的慌乱。我没想到,三年后会在这样的场合遇见季枫,更没想到的是,他就是米雪此次采访的重点人物,长风新任总经理。他变了,变得成熟。宝蓝色的西装,白色条纹领带,他的身边,站着一位跟他相仿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公文包。几乎是屏住所有的呼吸走进他在的电梯,躲过他的眼光,匆匆转身。看着红色数字跳动着,这一刻,我害怕他认出我,又欣喜季枫他回来了。他在后,我在前,时间好漫长,呼吸都有些干疼。真想下一秒,快点走出这里,我无法面对他。

    “叮!”电梯响了,被佳绿拉着走了出去。所有的意识都模糊了,是我的幻觉?季枫,你真的回来了吗?就像当初说的那样,“季枫,忘了我,让我也忘了你”,如今倒真像这般,他忘了我,连恨都舍不得存在。

    敲门进来,是刚才那个男子,“让各位久等了,我们总经理已在等候你们的采访,请跟我来”。“走啊,别发呆了”,高莉拽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我。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迟早都要面对他。

    他背对着我,安静的坐在转椅上,空气里充溢着香烟的味道。

    “季总,米雪的采访人员已经到了,现在可以接受采访了”,原来电梯里与他相仿的那个男子竟是他的秘书,严辉。他转身,“好,开始吧”。

    他们交谈着什么,我在一旁准备着材料,不能看他,最好做一个安静的哑巴。

    “喂,一玫快打招呼呀!”,佳绿在一旁小声的说着。低头走过去,还没开口。“顾小姐,别来无恙”,他倒先开口了。他叫我顾小姐,又给我的一个新称呼,从以前的无名无姓,顾一玫,一玫,到如今他口中的顾小姐。不得不说,三年里,真的改变了很多东西。

    “季总好!”同样回应他,季总,而不是当初的疯子季。

    “一玫,你们认识啊!”高莉惊笑道。

    “见过。”慌忙掩饰这时的忐忑和不安。

    他笑了,不似当前,这个笑容让我害怕,愧疚。幸好,她们负责采访,我负责记录。

    采访结束。我不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离开那个屋子,一路上,回忆着过往种种,各种苦涩,心口微疼。等这个采访做完,我跟季枫之间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是这样想的。后来我不知道的是,我们走后,他吩咐严辉调查米雪杂志和就职人员的全部档案。这次的遇见,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轻松,可以干干净净的了断。

    久别重逢,这样的场景,用在我和季枫之间最合适不过了。

    季枫,我们还是又见面了,别来无恙。

    顾菀舞小说更新群:438696170更多的故事,付诸笔端

      本文标题:独与你韶华白头(三)

      本文链接:http://www.yuanlinzhu.com/article/22719.html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