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8251
    2017-07-27
  • 李梦生是云南人,出生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里,从小受“中庸思想”的教化,为人做事,中规中矩,从来不走极端。在他短暂的一生中,既没有做过伤天害理、大逆不道的坏事,也没有做过匡国济世、感人肺腑的好事。李梦生刚死,黑无常和白无常就提着钩子,钩住他的锁骨,把他的魂魄硬生生钩出躯体。李梦生非常害怕,说道:“我的一生,从来没干过大坏事,你们为何要锁我?”黑白无常说道:“就算你是一个天...[浏览全文]

  • 5189
    2017-06-07
  • 阿炳酷爱旅游,特别喜欢自驾游。他的工作很繁忙,每天都要投身于各种各样的工作当中。他开了一家小的公司,做一些文艺的东西。虽然只是一个小公司,但是平常的事物还是挺多的。在那些所谓的朋友当中,有无数的应酬。阿炳很不喜欢应酬,他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这些又是必不可少的,所以他一度觉得非常的痛苦。有一次,他参加了一个旅行团,是自驾游。他们来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在那里度过了一个...[浏览全文]

  • 17908
    2017-06-02
  • 今天是张欣二十岁的生日,更让她兴奋的是今天是礼拜天,也省的和领导请假了,一大早,张欣的老爸便递了张银行卡给她,说是给她的生日礼物,让她随便花。张欣算是个好命的女孩,有一个富裕的家庭,父亲又是房产大老板,这可让公司里的那帮女同事无一不眼红。去哪儿逛逛呢,张欣走在热闹的大街上,脑子思考着今天该怎么玩耍才好,就在这时,张欣惊奇的发现,不远处的有一个人正紧紧的盯着自己,更奇怪的...[浏览全文]

  • 16406
    2017-03-08
  • 我叫姚辉,普通的上班族,每天只是日复一日的工作,偶尔的假日也贡献在工作加班的时间中,只有春节的时候才会有零星的一点自己的时间,我从来没有想去改变什么,用时间自由换取财富,这个是很正常的事情。最近公司里面的事情很多,经常加班,每次我只能做末班车才能回家,因为大城市里面的房租比较贵,只有偏远一点的地方才比较便宜,只是做地铁的话要2个多小时才能到家。晚上地铁的人比较少,我又是...[浏览全文]

  • 19844
    2017-02-03
  • “下这么大雪现在赶路太不安全了,听说这里每年大雪封山的时候山里还会出现雪妖,碰上的人很少有能活下来的,所以你这个时候还是别...”大伯的话还没说完,张华就毫不客气的打断:“行啦,我现在必须赶回去,没事的,天这么冷您就快回屋吧!”,张华不耐烦的说完,就坐进了车里发动了引擎。大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转身回屋了。张华看了眼车窗外飘着的鹅毛大雪,“真是的,这个时候叫我不走难道让我...[浏览全文]

  • 18240
    2017-01-29
  • 死亡从来没有这么靠近我,死神从来不欢迎我,但是现在死神却是微笑的欢迎我,向我伸出那死亡之手来迎接我,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无可奈何过。那只利爪离我的脑袋不远五厘米,每一秒都让我恐惧,让我胆寒,让我不知所措,我呼吸都快要停滞了,眼里只有那么一只利手,只有手上的锋锐如利刃的指甲,我似乎嗅到了自己的血腥味,我脑海里已经想象到了自己脑袋破烂,尸体四分五裂的恐怖凄惨画面。最后一秒,...[浏览全文]

  • 5513
    2017-01-22
  • 汪汪汪,那只狗突然对着草丛大吠,云凡应声谨慎的看向不停摇晃的草丛,手中的剑也不由握紧几分。草丛停止了摇晃,云凡小心翼翼地接近草丛,想探个究竟。突然,草丛中飞扑出只老虎,云凡连忙举剑向前刺去。照常理,飞扑在空中的老虎,必中这一剑。但老虎在空中翻滚一下身体,就迅速的掉落下地,一个闪身掠过云凡。云凡连忙转身看向老虎,老虎的口中正叼着一块肉咀嚼着,云凡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身...[浏览全文]

  • 13526
    2017-01-11
  • 肖飞的客厅里面放着两个巨大的花瓶,在他狭小的客厅里面显得很显眼。肖飞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工作是一个程序员。因为工作的关系,肖飞和人接触的时间就更少了,他也就变得更加的孤僻。肖飞每天下班以后就会直接回家,他不喜欢出去应酬,也没有朋友。晚上他会自己坐点好吃的,然后安静的坐在上发上面,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书。他喜欢安静的看书,喜欢看一些关于科技方面的书。他做得一手的好菜,可惜没有一个...[浏览全文]

  • 3150
    2017-01-09
  • 在X市里,这里是由玩具闻名的,一有人提到玩具,所有的人都会联想到一个地方,就是X市。现在在市面上的玩具很多,厂家跟厂家的竞争十分的激烈,为了多方位的发展,X市里的一间最大规模的工厂引进了充气娃娃的工作线路。多了新的部门,自然需要到人手了。秦叔是这家工厂的老员工了,好说在工厂工作少有也有10年之久了,从工厂开始运营到现在,一直陪伴着工厂一路走来的。当年跟秦叔一起到...[浏览全文]

  • 17308
    2016-12-26
  • 红色,在民间的意欲往往是凶残,血腥的象征,那在雨中独放在墙角的红色油纸伞正是血腥,凶残的象征。红色油纸伞。。。。。场景一:淅淅沥沥的小雨从天空飘了下来,路上的行人急急忙忙往家里赶,偶尔有一两个提前准备好雨伞的人在雨中悠闲地散步。一名七八岁的小女孩跑着跳着走向小巷深处的家中,她丝毫不遮挡雨水,反而在雨中很是享受,她转着圈唱着歌享受着雨的滋润。一步两步慢慢靠近,在她的正前方...[浏览全文]

  • 16740
    2016-12-21
  • 李海是某某中学的一位学生,他的班有44个人,而他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等。有一次数学老师错怪了他,是他又狠老师又怕老师,纵使他的成绩本来有80以上掉到了70以下,成绩直线下滑。每次上他的课都趴着睡,老师也不管他了,可他的班主任(英语老师)看在眼里,决心想找他谈谈。李海本身是一位比较叛逆的学生,上次老师的一次误会,是李海的叛逆心理大大增强,所以班主任想了许多办法,都不能挽救他,李...[浏览全文]

  • 9630
    2016-11-29
  • “哎~你听说没?大二有个学姐跳楼了!六楼!!”周露用手肘推了一下王慕蓉,脸上带着传播大新闻的兴奋劲儿。“嗯,听说了。”王慕蓉对她的话题没什么兴趣,低着头玩手机,游戏里的打斗越来越激烈,王慕蓉也越来越专注。周露对于王慕蓉知道这个消息表现出了明显的失望,她垂下肩,有气无力的哦了一声。王慕蓉正玩的兴奋,哪有时间关心她是什么样的表现,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更别说搭话了。好...[浏览全文]

  • 9082
    2016-11-24
  • 民国时候在城区附近有一家大型的酿酒厂叫“孙氏酒厂”,因为酒厂是老招牌,产的酒入口绵柔后味甘甜那生意别提多红火了,附近大大小小的酒坊几乎都来他这里定酒,现在酒厂做主的人称“笑里藏刀”孙义,本来是想让他延续老祖宗为人仗义的作风,可是到他这一代刚好相反,为人老奸巨猾,眼里揉不得沙子,阴险毒辣,如果不是他家的酒有祖传秘方销量好,根本不愿意来买他家的酒,但是还要见面陪着笑脸不敢得罪他,都...[浏览全文]

  • 11694
    2016-11-23
  • 老更夫死了!酒庄的老高也死了!两人的死状一样,同样都是被吓死的。死前尸体前,有一双红色的绣花鞋!到底是谁,杀了人还有胆子报警,这是公然挑衅警方。可是这样的事,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在整个枝江城里,已经引起了恐慌。现在大街上,男人们看到穿绣花鞋的女人就吓个半死。因为有绣花鞋的出现,就意味着死亡!不仅如此,老秦还被怀疑成了杀人凶手。因为他是最后...[浏览全文]

  • 789
    2016-11-19
  • 敲门声,急促,没有节奏,还混乱,有多只手在拍打着门板,门板上挂着的装饰物,缀着的铃铛被震动,发出一串叮叮的脆响伴奏,苏珊提着白色长裙的前摆,沿着楼梯向上,打开了地下室通向地上一层的门,蹬着高跟鞋,咯噔咯噔的一路走过地板,伴随着地板发出的吱呀声,走到...[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