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3167
    2017-07-07
  • 文化里小区三号楼三门三零一室的住户,这几天晚上,两口子吵架吵得格外厉害。听听吧,这才七点多,这屋里人吵狗叫的,已经是不可开交了!这家有两口人。户主焦文忠,二十四岁,妻子李秀娥,二十三岁。小两口结婚还不到一年。这小两口也都刚进城不到一年。焦文忠的父亲焦龙在北省黄河县河套镇当镇长,很搂了一些钱,在津河市给儿子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在三道街给儿子买了一个商铺,把儿子儿媳妇安排进了...[浏览全文]

  • 11868
    2017-06-28
  • ??今天很吵啊,教堂里的钟声一直在响。??龙崎整理好领带,走到窗前眺望远出的天空。是有人在举行婚礼还是丧礼呢——此时旁边的电话响了。“妈妈,有什么事吗?”“龙崎,你先看看电视或者做其他事吧,你爸爸和我可能会晚些回来……”??“是,我知道了。”放下电话后,他轻叹了一声。??又是这样,他突然有种无力感。...[浏览全文]

  • 12799
    2017-06-27
  • 川和军是邻居。川父与军父在同一个科室,川父是科长,军父是科员。川父平时应酬的事情较多,所以,教育儿子的事情,自然就落在了川母的身上。不过,川母也的确能干,不仅要为丈夫出谋划策,还要为儿子学习操心。每天儿子做完作业,还要求他看书或练钢琴。军父是个散淡的人,平时没事就待在家里,练练书法或看看书什么的。至于儿子,只要成绩过得去,他是从来不说啥的。军母有时对军严一点,他也总...[浏览全文]

  • 17773
    2017-06-13
  • ??想写手的故事。忽然很想。没有理由。??一??我是“左撇子”,这是很失败的事实,还在娘胎里就注定了,因为是遗传,爸爸就是“左撇子”。??我不在乎,谁规定是人就非得只能用右手,就不能有个例外?的确,我就是个例外。??妈妈一度认为这是教育失败的产物,所以想努力弥补,但是徒劳。倒是爸爸却大度地说,你就不...[浏览全文]

  • 17370
    2017-06-13
  • ??从前,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住着一户人家。男人早年到后山砍柴时,不小心滑到沟里跌死了,只剩下女人和三个孩子。??女人年仅二十九岁,但因拉扯着三个孩子艰难度日,看起来比三十九岁的女人还要老些。??阳春三月的一天,三个孩子在村前的一块平地上玩“脱碗秃儿”。大姐叫门关关,十岁,长得圆头圆脑,胖墩墩的,...[浏览全文]

  • 4175
    2017-06-04
  • 金海市教育局一年一度的优秀班主任评选工作开始了。不过啊,今年要评选的是省级的优秀班主任,这可绝对绝对的有名额限制的。这荣誉可不简单的,立华小学获得了一个名额。校长贾民主同志在全校大会上讲:“老师们,咱们今年评选优秀班主任,那可是省一级的啊,我们要保证绝对的民主性评选,我们要让家长参与评选,之后全体教师投票。”家长们评学结果出来了,六年三班班主任卫工香几乎得了全票。卫工香...[浏览全文]

  • 12169
    2017-05-23
  • 我家搬到小区收拾停当后,一家人都疲倦的靠在沙发上边吃水果边闲聊休息,突然听到敲门声,我起身开门,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大爷站在门外喘着粗气,看来是刚从楼下爬上来的。“您是?”“我是小区的居委会协管员七零后老王。”我愣了一下。老王看出我不懂他自称“七零后”的意思,便笑呵呵地告诉我,“我今年七十四岁了,按现在社会流行的词儿,不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七零后’嘛。”我恍然大悟...[浏览全文]

  • 19186
    2017-05-21
  • 喜来顺饭店的老板董天人老板娘廖原香,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叫董琴琴。这两口子,下定决心要让董琴琴将来成为人间的全才。他们很有钱!他们不怕花大钱,请来各门学科的老师给董琴琴做家教,他们要让董琴琴从小就在知识的海洋里畅游。刚上一年级的董琴琴,日常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时间外,都让爸爸妈妈给安排得满满的。除了在学校正常上课的时间外,董琴琴忙得不可开交。周一至周五,放晚学后,五点吃晚...[浏览全文]

  • 8443
    2017-05-10
  • 天蓝蓝的,却要抹上一片乌云。以沫,你去哪?对于这个男人,她已经做出了最大的让步我去哪跟你有关系吗?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说完,就转身走了。离开徐皓轩,我并没有打算回去,而是去了我们第一次遇见的地方。从哪里开始就从哪里结束。皓轩,再见了。夜已经深了天上却没有一颗星星,突然间,出现了一束光,很亮很...[浏览全文]

  • 7884
    2017-05-06
  • 苗天里老人疯了一般,四处讲说:“俺那个儿子儿媳妇,家里养了两条狗啊,他们不养活俺了,俺不如狗啊,俺不如狗啊,谁能告诉俺这是为什么啊?”苗天里七十一岁,没工作没退休金,儿子苗前锋读完了大学后,跟同学花凤琴结了婚。苗前锋花凤琴都留在了河海市,都在政府机关工作了。他们后来有了个小女孩。花凤琴的老家在东南省边远山村;苗前锋的老家在北东省边疆乡村。有了孩子了,要人照顾啊。于是花凤琴就...[浏览全文]

  • 8644
    2017-05-03
  • 《路口等你》文/靳军小花走了,马校长望着小花离开的方向,老泪纵横。山的那边是桃源,走就走吧,早晚也得走。马校长怅然了好一阵子,看着日头也要落山了,顺着崎岖的山路往回走。正值假期,学生们都已经放假回家了。空荡荡的院子里只有马校长一个人。他像个幽灵一样四处游荡,每经过一处,都会浮现小花的影子。她甜蜜蜜地冲着他笑,就像一只雀跃的燕子,和学生们玩儿在一起。小花是她的女儿...[浏览全文]

  • 10028
    2017-04-20
  • 有朋友说,你那《一料子》怎么开了个头就结束了。我说展开了就是个大工程,我要沉浸其中身心倍受煎熬,这得需要机缘,早春的花粉刺激我冲动了一下,孰知一上手,便觉出了分量,知难而退了,让那些气味浓郁的东西躲到角落里发酵吧,否则,赤裸裸血红污琉的,真实倒是真实,不过,刺眼得令人心慌,所以,就发了个头。早晨灌开...[浏览全文]

  • 15558
    2017-04-14
  • 在宋代有一个财主叫今生,娶了三房太太。大太太叫亲情,二太太叫爱情,三太太叫友情,整天争锋吃醋,闹得不可开交,今生为此伤透了心。话说有一天,二太太说:“你们知道什么叫爱情吗?两个灵魂、一个身体!”三太太闻言说道:”知道什么是友情?两个身体、一个灵魂!”大太太撇了撇嘴说道:“知道什么是亲情吗?两个身体、两个灵魂,相伴一生!”爱情问友情:“世上有了我,为什么还要有你的...[浏览全文]

  • 9928
    2017-04-09
  • 郑跃前在国土局已当了十年局长,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大发土地财,捞钱捞得不知有多少,心中都无数了。由于他上上下下关系网织得好,一直没人敢动他一根毫毛。一天,郑局的办公室来了一高一矮的两个人,高个叫贾中强,矮个叫谢新道,穿着打扮都像两个干部模样。他们拿出了市纪委的介绍信,递给了郑局的秘书小胡,小胡眼看介绍信是盖了市纪委红印章的,对来的两个人没有丝毫怀疑,一边请他们在沙发上坐,一边给...[浏览全文]

  • 17565
    2017-04-08
  • “一组在中,二组在左,三组在右,各组交替掩护,成正三角搜索前进……”“报告班长,我组正前方100米处发现敌机枪掩体一个。”一组长江伟通过班用电台向班长刘学学报告敌情。“各组停止前进,注意隐蔽。一组长,进一步观察掩体周围迹象后再向我报告。”猫着身子的刘学学左手微抬,示意卧倒警戒。“报告班长,掩体西20...[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微小说推荐

');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