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4446
    2017-07-20
  • 妈妈说:若颜,你有你的命运,它一直牵着你走向我所看不见的未知远方,那时这世上,也许将只有你自己。良家长女行成人礼,这在国中是个不小的消息。那天妈妈送了银色手镯给我,说了上面那段似懂非懂的话,并且补充,以后的路只我自己独自走,旁人无能为力。我想她一定是在暗示什么,比如我从未见过的父亲,和良家那雄厚的家...[浏览全文]

  • 17948
    2017-06-10
  • 且说在东海之滨有一个潮涌村,村中有一户姓张渔民,生的唯一的一个女儿红云近一个月来正卧病在床,沉重难起。说起得病的原因,这女孩自小便与邻村一个小伙子痴心相恋,两情相悦,形影不离。不料眼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小伙子竟突然背信弃约,移情别恋。姑娘十八年来从未起过异样心思,只觉这天作之合是确定不移的了,陡...[浏览全文]

  • 19999
    2017-06-08
  • ??亲爱的,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的相遇,那是多么令人难忘呀。??我记得那天正下着大雨,偌大的雨点从阴暗的天空上坠下来狠狠的砸在地面上,不一会就在地面上出现了大片雨点汇聚成的小水圈,大圈小圈的平躺在潮湿的地面上。而就在这大圈小圈的小水沟里有着无数的行人被映在这里,一晃而过留下的只不过是瞬时的影子。而...[浏览全文]

  • 18857
    2017-05-04
  • ??夜已经深了,我立在窗边,不知道站立了多久。听着窗外仆人们来来往往的脚步声,还有嗫嗫嘘嘘的说话声。??我知道他们在西边的别院里准备着下个月将要举行的一场婚礼。只是,我的夫君呢?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看到他了。??我从窗边走回屋内的绣架旁边,坐了下来。看到绣架上刚刚绣好的交颈鸳鸯,心中一痛。初绣时,以为...[浏览全文]

  • 9209
    2017-04-15
  • 千万年来我始终在追寻着什么,追寻着每一个没有意义的梦想。从开始到结束,好像是注定是一场辛酸的喜悦。但是无论在路上的过程如何坎坷,几经波折,最终我还是会回到原点,由零到一,又从有到无。面对着我冰冷的铜像,在庙宇正中威严肃穆,回想起曾经的平淡岁月,想起遇到某个她或者他时的心情,有激动有彷徨,有伤泪有嗔笑...[浏览全文]

  • 4612
    2017-03-27
  • 最近,人们掀起了打狗风潮。谁也没料到竟在狗堆里跑出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人们叫她“狗孩”。当她逃跑后人们在狗窝里发现了她用狗语写下的日记,现将译文录下。某年月日晴周一野花好香,但这是我被父母抛弃后的第四天。我奄奄一息,又饥又渴。你看,天高云淡,飞鸟啼啼。群峰苍翠,溪水潺潺。蝴蝶一群群翩翩起舞,如痴如醉...[浏览全文]

  • 19992
    2017-02-08
  • 古庙村位于J县县城西南角,古庙山脚下,是一个不大的小山村,村里二十几户人家世代居住于斯,民风淳朴,村子依山傍水,环境甚是优美,只是交通十分不便,山路崎岖,出租车只能把我载到离村子不远的公道旁边,离村子还有一千多米的路程,那条通往古庙村的小路弯弯曲曲,两旁参天古树在所多有,树下杂草茂密,置身其中,我感...[浏览全文]

  • 7692
    2017-01-25
  • 人身上有三魂,三魂又叫三精,平常生活中最能体现三精的就是赌场上的赌徒。尤其是牌品极差的,输钱另当别论,主要是精魄作怪。不是说一魂在家,二魂附于心德,三魂追随去向。当情绪到了无法控制时,故称伏矢魄。伏矢魄里隐藏着雀阴,雀阴一魄属气,主七脉易暴躁。在一次闲暇无聊时,有人说起了麻将,当然不是娱乐的问题,愤...[浏览全文]

  • 12039
    2016-12-31
  • 我是当了五年老师又来读研的。这意味着我和那些直接从本科读上来的同学有很多不同。首先,我特别喜欢孤独,同学们都俩俩三三的结伴而行,我则独来独往,单条影子被太阳拖得老长老长。我尤其喜欢黄昏后一个人的散步。梁晓声把一个人的散步称为梦中醒着的幻觉,这个比方引起我强烈的共鸣,太贴切了!和他一样,我散步时最怕遇...[浏览全文]

  • 17868
    2016-12-16
  • 回乡山子把四个圈的车子门锁好,从皮夹子里刷刷掏出几张老人头,连着钥匙,一下扔给路边摆摊的老头,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甚至还没看清老头的模样,只说了一声,给我看好车子。口口脆在这个镇,也算是大一些的馆子。山子信步而入,见店里坐的也都是些穿着体面的人。有镇里的干部,也有电信移动的工作人员,但更多的是些赌博赢...[浏览全文]

  • 5271
    2016-11-29
  • 人死后可以去两个地方,黄泉与地狱。有些人死后不愿意忘记生前的记忆所以就生活在黄泉边上,希望能碰到自己一直等候的人。如果心中了无牵挂,没有任何依恋的人会选择去地狱受十八层地狱之苦转世为人忘记一切。大地在嘶吼,在这篇土地上面没有一丝生气。远处有一座城市,在城楼上明朗朗的写着几个字—&mdas...[浏览全文]

  • 14388
    2016-11-29
  • 望着外面咆哮的灵兽,小禹和馨凝两人奇怪不已,它为什么突然这么爆怒,只不过一朵花有必要拼命一般吗?不过幸好它似乎有点顾忌这个山洞,倒也没追进来了,两人看了看这个碧雪情天洞中,突然有股异样的感觉在两人心头升起,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遥远。&那只灵兽守在门口,我们现在也出不了,看来只有进里面去看...[浏览全文]

  • 15827
    2016-11-29
  • ??一、泥沙人横空出世??这是个冬日的午后,天上飞舞着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为大地铺上了一层白毡,也为晓米家的赫红色的临山别墅改换了新妆。由于是周末,上一年级的晓米在家美美地睡了一觉,醒来后,她准备一个人在客厅玩一会儿,等爸爸妈妈回家。??当晓米走到客厅时,她骤然发现有人在动自己的玩具,是个皮肤有些灰...[浏览全文]

  • 10972
    2016-10-22
  • “这是哪儿?我这是在哪儿?”小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是在灵界了。四周是冰冷的石壁,一盏暗弱的灯不时的闪烁着幽冥的灯火。很快,一个鬼面侍卫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盘黑色的死神制服,还有一把刀。几分钟后,小辉被带到了阎王的面前,几番问话下来。小辉才知道了自己已经是死了,魂魄进入了阴间,阎王讲的话很多他没具...[浏览全文]

  • 15577
    2016-09-25
  • 1初闻城北某建筑工地挖出一个深邃的洞时,我并没有什么感想。我所在的城市有近2000年的历史,况且土地的本身也远比人类的存在久远。之前还曾经在建筑摩天大楼的时候在地基处发现恐龙化石,可见一切皆有可能。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洞里彻夜传出的嗡嗡声。一个曾经在那片工地上工作的农民工告诉我,尽管不是非常的嘹亮,...[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