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章标题
  • 阅读
  • 日期
  • 16901
    2017-08-09
  • 某网店pp为装潢门面,让情妇Q出任主编,另外采集了一些半痞子文人的稿件办了一份小报。一天情妇Q在大街上招揽顾客,因生意冷淡,目光被一群放风筝的小童吸去:小童正在粉碎一摞报纸,Q走过去一看,脸都绿了,立刻自那个瘦男孩儿手中夺过那摞报纸,几个孩子扑来帮着男孩儿企图抢回报纸,Q使劲攥紧。同时夺过另一个胖男孩儿折成飞机的报纸,展开一看,是写有丰乳的一张;再从另一胖女孩儿手中夺过...[浏览全文]

  • 18866
    2017-07-28
  • 客车,再过十多分钟,就要进站了。他慢慢挤到车厢门口,擦擦脸上的汗珠,摸出手机。他给她发短信,云,十分钟后,到车站接我。炎夏,天热。车上人多,散发着呛人的汗气。以往,他发短信,她会马上会笑盈盈地回信,亲爱的,我在车站等你!他忍受着难闻的气味,一会看看手机,手机象哑了一样,无动于衷她怎么了,咋不回短信?他和她结婚后,为了生活。他不...[浏览全文]

  • 16477
    2017-07-27
  • 北极熊的爱情过敏症[1]两年前,在北极联合国冰山大学留学的时候,我喜欢上了你,一只洁白的北极熊。我每天去看你的博客,你将生活事无巨细地记下,风花雪月何其多,数一数暧昧的雌性代称应有十余位。来来去去,每一个都像候鸟,过了相应的季节就飞走。我用最后一任女主角的用户名留言:如果你拉我的爪,你猜我的爪是什么温度?你的回答透着诡辩:&ld...[浏览全文]

  • 15369
    2017-07-22
  • 这小平头顿时也有些为难了,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然后道:我也没带那么多钱啊,要不你给我三万吧,你去领奖也成!我也没有啊!这可怎么办啊麻子脸愁眉苦脸的说道: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能掏出三万块钱的人么?&rdquo...[浏览全文]

  • 2482
    2017-07-22
  • 夜,静静的,没有一点杂音。心,冷冷的,没有一丝暖意。我独自一人躺在床上,思绪纷繁而复杂。我选择了现在的生活,却没有理由来后悔现在的生活。--写在前面这是一间出租房,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张写字台,还有放在墙角落处的行李箱,就是这个行李箱将我的梦想拉到了现实中来的其实,我以前的生活不是这样的,我有疼爱我的父母,曾经疼爱我的爷爷,奶奶,但他们...[浏览全文]

  • 4452
    2017-07-17
  • 强坐在那里,神情自若,睿智的眼睛注视着欣,他喜欢她,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了。聪颖的欣感觉到了强火辣辣的目光,她轻轻的搅着咖啡,嘴角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周总,您看过我为贵公司设计的方案了吗?感觉怎样?欣首先打破了这略微尴尬的氛围。大略看了看,还可以。我,很欣赏你的才智。强专注的盯着欣。那就是...[浏览全文]

  • 5677
    2017-04-22
  • 一夜的暴雨终于把江城的火炉扑灭了,偌大的工地一下子静了下来。近二十天的战酷暑赶进度让我们很是劳累,个个睡的如死狗一般。哟,伙计们还睡着了,八点都过了。工头侯金推开工棚门进来就大声嚷道。侯总,下雨总该让我们休息一下吧。我们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不到二十的修文哈欠连天的回应道。老子就是来给你们放假的,天气预报说还...[浏览全文]

  • 15444
    2017-04-15
  • 我找大李的时候,他正在喝粥,隔着院墙都能听到他悉悉索索地声音。我在门外喊,大李,大李。门就开了,大李捧着个大瓷碗站在我面前。我问大李,李头那边有没有消息?大李说没有。然后就继续低头喝粥。他的嘴特别大,在碗边来回唆着,简直就是一道奇观。半饷,停下动作对我说,李头来电话说今年建筑这行不景气,活难接,怎么说也要等到2月份。我没吱声,看着大李继续唆粥。...[浏览全文]

  • 6489
    2017-03-27
  • 遇见你,没有在对的时间遇见梅君是在我们小城的一个叫做天涯红袖的网上社区里,她很有文采,写的东西时而忧郁绵长,时而文笔犀利,在论坛里受到很多人的追捧。我常常给她留言,不过,我一直以为这个叫做苦茶的是个男人。直到在一年一度举行的网友聚会上,我才知道苦茶是个女子,她叫梅君,更巧的是,她所在的工作单位竟然是我们公司的子公司。她...[浏览全文]

  • 7475
    2017-03-19
  • 他曾经对我说,活了23年唯一拿得起放得下的只有筷子,可现在我知道,还有我。【1】和付杨分手的第三天,我去一个人看了一场电影,《非诚勿扰2》。这个电影的第一部是和付杨一起看的,那时候我们刚刚在一起,也是冬天,付杨还没有这么耀眼,穿着黑色棉袄排队去买票,会在等入场时给我买热热的奶茶暖手,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口袋里。人真的是很爱回忆,特别是在面对与过往有关的事物时。我记得那时...[浏览全文]

  • 4520
    2017-03-18
  • 夜色穿行,我只是在你的心里迷失了方向好些天不见,杜文林看上去很憔悴,青褐的下巴,困顿的眼神,头发干枯毛糙。我静静地凝视他,凝视他,凝视他,如果他回头,可以看见我眼里的深情和痛楚。但他的眼神却飘然落向窗外,缓缓的,他问,她是让你来说分手的?我没有回答,算是一种默认。我很想吻吻她,知道他落在她唇上的味道从公司面试出来的时候,外面下起了雨,梅雨季节的雨,淅淅沥沥的,潮湿闷热。我和胡缇都没带伞,瞅了瞅雨决定冒雨奔...[浏览全文]

  • 17430
    2017-03-07
  • 某房地产公司老板的独子在海外挣了个真资格的医学博士头衔,为给家人一个惊喜,他未露半点风声便启程回国。当他突然出现在老爸宽大的写字台前掏出洋证书恭恭敬敬地呈上后,激动过度的老爸手捧证书竟一下倒在老板椅上不省人事。倾倒间,一拨公司高客围了上来,只见洋博士在老爸手腕、心脏、眼睛等部位一阵捣鼓后,扑通一声跪在老爸面前失声痛哭起来。大家伙好一阵功夫方明白洋博士这一十分具有中国传统举动所传...[浏览全文]

  • 5967
    2017-03-06
  • 1那天,我正在网上百无聊赖,有一个人加了我。在添加请求中他说是我的朋友,他在上海读大学,向我询问一个名叫素三的人。我说我并不认识她呀,她是一个女孩子么?他说:你怎么会不认识她呢,你在她的空间里留言了。我说,我确实不认识。他没有再讲话。第二天,他又来了,说看了我的博客,想和我讨论一下女人对感情的看法,我正忙,没理他,下午才看见他自顾自地说了许多话。大致...[浏览全文]

  • 2845
    2017-03-04
  • 刚结婚时,我和老婆工资都很低,只能远离闹市区租房子住。几年后,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远离街市的不方便,特别是住地周围没有超市,每次到闹市买了生活用品,都得肩扛手提走老远的路才能到家,真是辛苦。终于积攒够了买一套房子的首付,我和老婆一有空便四处去看新开发的楼盘。离市中心近的房子都十分昂贵,肯定买不起,但便宜的房子位置又都比较偏远。我和老婆的想法是一样的,只要附近有商场或超市,偏远一...[浏览全文]

  • 3034
    2017-02-20
  • 我于1999年12月来深圳,那时,正是互联网疯狂发展的时候,街头巷尾到处都是网站,随便几个人一凑合,就成立一个.com公司,然后拉山头,圈会员,整天磨刀霍霍想几年后就冲进纳斯达克。整个行业的人普遍很狂躁。我也受感染,竟然在8个月内跳了5家网络公司,从一名最底层的网站编辑,摇身一变为首席信息官。我的爱情也是在那种狂热的环境中诞生的。他姓杜,香港...[浏览全文]

延伸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文宗阁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 })();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